<form id="tpdbv"></form>
          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,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,經典短句,及各類搞笑、個性唯美短句.歡迎收藏本站!
            勵志 | 愛情
           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短文學 > 表白的話 > 文章內容

            520:不適合表白的5首古情詩,別亂用,寓意不好

            作者: xiaohonglei 來源: 未知 時間: 2022-05-18 閱讀:

            一朵女子,風輕云淡,歡迎關注槐序~

              這里有沉香千年古詩,亦有最精美的配圖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被酒莫驚春睡重,賭書消得潑茶香,當時只道是尋常。

              摘自納蘭性德《浣溪沙》

              這首納蘭詞很經典,情感表達細膩溫婉,思念之情溢于言表,但卻是一首悼亡詞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不能亂用來表達愛意。

              彼時,納蘭的初戀佩蓉已經選秀入宮,因相思成疾,吞金自盡。不久后,納蘭容若娶了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盧婉君。

              一開始,納蘭對盧婉君并沒有什么感情,不過是納蘭明珠為保住家族勢力,而進行的政治聯姻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盧婉君很賢惠,納蘭容若在書房讀書時,盧婉君就坐在一旁焚香煮茶,偶爾與夫君對視,溫婉一笑:被酒莫驚春睡重,賭書消得潑茶香。

              遺憾的是,盧婉君產后患病,香消玉殞,納蘭容易傷心不已,便寫下了這首《浣溪沙》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月上柳梢頭,人約黃昏后。

              摘自歐陽修《生查子·元夕》

              這首詞到底是歐陽修還是朱淑真所作,一直都是個謎,也沒有文獻能言之鑿鑿地確定,故后人大多猜測為歐陽修作。但實際上,經過多番論證后,最大的可能還是朱淑真。

              無論如何,這首詞都是懷念離人的,為感情破碎之作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真是出自于歐陽修,那么這首也是悼亡詞,是他第二任妻子過世一年后,歐陽修的追思之作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這首詞愛意濃濃,但是用來表白很不恰當。

              可若是朱淑真所作,就更加不妥,那就證明了朱淑真“不忠”,她結交新歡時,并沒有與丈夫離婚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云。

              摘自元稹《離思五首·其四》

              這是元稹最出名的一首詩,也飽受爭議,有人認為是寫給妻子韋叢的,也有人認為是在懷念崔鶯鶯。

              同樣,不管是寫給誰的,用來表達愛意都不合適,因為太沉重了。

              首先作這組詩時,韋叢肯定已經過世了,姑且不論是不是悼亡,元稹本身就自命風流,并不長情。它先是負了崔鶯鶯,為了當官才娶了韋叢,后又與薛濤、劉采春之間不清不楚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這首詩,容易被解成“我曾經沒有珍惜,希望現在還不算晚”,所以有很多人是會拿來表白的。

              尤其后面兩句是:取次花叢懶回顧,半緣修道半緣君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問世間,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?

              天南地北雙飛客,老翅幾回寒暑。

              歡樂趣,離別苦,就中更有癡兒女。

              君應有語:渺萬里層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誰去?

              摘自元好問《摸魚兒·雁丘詞》

              問世間情為何物,為何能叫人以生死相許?元好問這首詩歌,因不知全貌,被無數人拿來表達自己對愛情的赤誠。

              實際上這首詩的創作背景很悲涼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年,元好問剛16歲,在趕赴科舉的路上,遇見一位捕雁者,他將天空中一對比翼雙飛的大雁,其中一只射殺,而另一只卻也停止了揮動翅膀,一頭栽下,殉情而死。

              元好問深受感動,便將一雙大雁買了下來,將他們合葬在汾水旁,立墓碑為“雁丘”,并寫下了這首詩歌。

              這其中的詩句,固然能表達對愛情的忠貞,但由于過于悲壯,用來告白是很不合適的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試問閑情都幾許?

              一川煙草,滿城風絮,梅子黃時雨。

              摘自賀鑄《青玉案》

              賀鑄這首詞,是晚年隱于蘇州時所作,不確定是否為懷念亡妻,或者寫給誰的。

              但這其中,一定有對亡妻追思的感情在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在此之前,他剛剛作完《鷓鴣天》:梧桐半死清霜后,頭白鴛鴦失伴飛;空床臥聽南窗雨,誰復挑燈夜補衣。

              而此時他已經60多歲了,不太可能再有新的感情,所以多半認為依舊是在緬懷剛剛過世不久的發妻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換句話說,所有的悼亡詩都不適合用來表白,如同蘇軾的《江城子》:夜來幽夢忽還鄉,小軒窗,正梳妝。相顧無言,惟有淚千行。

              亦或者陸游的《沈園》:傷心橋下春波綠,曾是驚鴻照影來。

              以及歐陽修的《玉樓春》:人生自是有情癡,此恨不關風與月。

              歐陽修寫下這首詞時,他第一任妻子胥夫人剛剛產子過世,雖詞寫風月,卻真的不關風與月。

            提示: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,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!謝謝
    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racowniafotografii.com/biaobaidehua/22902.html
            上一篇:520情話簡短表白幽默文案,520發朋友圈的俏皮句子! 下一篇:520表白被拒咋辦?專家:可以繼續喜歡但要遵循兩個原則

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文章列表

            最新消息

            歡迎收藏
            我們的努力,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,請認準我們的網址。
            友情提示: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,請收藏我們網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
            人妻被迫肉体还债,双性np公用美人受调教,小雪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老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pdbv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