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fdjjj"><strike id="fdjjj"></strike></ruby>
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fdjjj">
<form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meter id="fdjjj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<em id="fdjjj">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/em>

    <address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fdjjj"></form>

  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,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,經典短句,及各類搞笑、個性唯美短句.歡迎收藏本站!
    勵志 | 愛情
   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短文學 > 經典話語 > 文章內容

    回家的路我10年前呆過的地方

    作者: xiaohonglei 來源: 未知 時間: 2022-06-18 閱讀:
    第一章 頂替

    一樂至

    我坐在火車上,多少有些不習慣這硬硬的座椅。窗外是一望無邊的群山,這種景象已經將近持續了7多個小時。盡管目前各個鐵道段都在提速,但這個路段依然保持著20年之前的行駛速度。慢慢晃吧,我無助的想睡一會,把頭靠在窗戶旁邊,雖然頭皮被硬鐵皮咯的生疼。

    “哎,我說大姐,”對面一直保持沉默的大媽突然開口說話了,“你這是去樂至嗎?”“對啊,是去樂至。”我睜開眼回答到,這班車最后一站就是樂至啊,而且很快到站了。大媽操著一口不太熟練的普通話,60多歲了,頭發用發巾包著,藏青色的粗布外套,一看就是樂至本地人打扮。“你啊,跟你說個這邊的故事唄……”她還沒等我回答,就滔滔不絕的說起來。“唔。”我漫不經心的應著,因為畢竟現在這個社會,一個單身的女孩出門在外,要注意很多事情,特別是火車上跟陌生人搭話。“我們老家有個傳說,據說是真的吶!”她一邊說一邊瞟了我一眼,看我的反應,“我小時候的后山的后山啊,有個叫雷音山,半山腰有一眼泉水,喝了這個泉水的人啊,可以跟喜歡的人永遠在一起哦”,她笑瞇瞇的盯著我得臉,看著我的反應。天,又是這老套的傳說,如果真的靈驗,就不會有那么多得不到和已失去了……想歸這么想,但我嘴上說的卻是“是啊,有空的話去試試看哦”,大媽見我終于說了這么多字,也來了精神“姑娘,別怪大媽多話,只不過……喝水只能喝一次啊,后面再喝了不算……”接著又是一堆介紹路線啊,到哪里啊,坐什么車啊,怎么走啊。拜托,我又不是來度假的,我是,哦,差點忘了,我是來樂至……上班的。

    這事說來話長,我一直在北京的總公司干的好好的,從部門助理干起,部門主辦,部門主管,到現在的部門副經理,整整過去了10個春秋了。這不四川分公司突然出了一個事情,樂至縣經理失蹤了。就在前兩天,我的頭頭找我談,說公司決定讓我去樂至,頂替那個經理。我一聽就急了,房子啥的都在北京,說啥也不能去。頭頭笑瞇瞇的看著我,“別急啊,就去3個月,給他們四川分公司個緩沖時間么,那邊的項目你最熟悉了,架子啥的還是你搭的呢!等他們找到個合適的人,你就回來!”哦,也難怪,剛到這個公司的時候,在四川實習過一段時間,那時樂至的項目剛剛起步,跟我的第二專業---過程裝備與控制工程很合拍,剛好利用起來。因為出色表現所以才升職到北京去的。“好吧,那老大,說好了,就三個月。”我有點喪氣的回答。

    畢竟要離開這個我在北京的家了,雖然目前只有我一個人,但也還是有所留戀。今年我快33歲了,到了該談婚論嫁的年齡或是應該說成過了談婚論嫁的年紀。不過北京大齡剩女多的事,我不在乎別人怎么看我,今年年初的時候,我倒是遇到了一個合適的結婚對象,在相親大會上認識的,人長得還蠻帥的,白白凈凈,帶著副寬邊眼鏡,文質彬彬的,年紀比我稍小一點,不過沒關系,也算是同齡人。相親會上結束后,一直有聯系,時不時周末看個電影,吃頓海鮮。他是外科醫生,職業好,北京戶口,已買房,各方面都跟我特別合適,但總覺得缺少點什么。但我老媽非?春盟,覺得他不錯,讓我們盡快辦事?晌矣X得他還不能算我的男朋友,哪能那么快就結婚呢?

    于是我來了,跟老媽和黃鑫(相親醫生)打了個招呼,就過來了,這個我10年前呆過的地方。

    咋沒變化呢,出站口的車棚,車棚邊的大槐樹,連槐樹旁的小賣部和之前都一模一樣。我站在出站口,呆了好一會,那一刻,就連空氣中的味道也是10年前的。樂至,我真的離開過你嗎?

    二俞安

    坐著城鎮通小巴大約40分鐘,到了樂至分公司。由于項目的原因,這邊離縣城很遠,而且周圍是難得一見的平地。風一吹滿天滿眼的土,遠遠的能看到幾根碩大的柱子,柱子上印著我們公司的大名。9月的天氣,雖然不是大夏天的那種悶熱,但火辣辣的太陽烤到人的皮膚上也是有些疼。

    “小秋?”驚訝的聲音中透著幾分驚喜,我回頭一看,原來是看門的張大爺“張大爺,您好。!”我答道“是我,我回來了。”“好好好,好”大爺連說著,把圍墻之間的鐵門打開,讓我進來。張大爺衰老了不少,背都有點駝了,10年前,他大概是50歲吧。50歲-60歲,看來不只是女人,男人在這個年齡段也容易變老啊。

    大爺一邊領我去所謂的辦公室----平房,一共兩排,每排10間。第一排是辦公室,第二排是宿舍和食堂。辦公室也就用了3間。一間經理的,一間是人事行政后勤的,一間是財務。剩下7間里的3間是實驗室,1間配電室,3間雜物室。美文

    我進房間才發現,樂至分公司的辦公室的其他人都在這里,他們在打掃衛生,都是年輕的小伙子小丫頭們,從打扮看,應該是樂至本地人吧,他們也在小心的打量著我,可能他們對大城市來的這個“空降”領導很感興趣。我讓他們留下一個來,給我介紹下具體的情況,其他人都回到崗位上。

    留下的這個丫頭叫柯錦,25歲,是2年前到公司的,雖然穿著公司統一制作的寬大工作服,但是仍然掩蓋不了她的美麗---瓜子臉,經典的雙眼皮大眼睛,加上白皙的皮膚,苗條的身材----四川處處是美女啊。她是這邊辦公室的主管,她說“領導,你想聽啥情況啊”,我說“關于俞安的。”她說“哦,俞經理啊,警察都來問了許多次了,我都說給你聽撒。”

    俞安是樂至分公司的經理,也是10年前我當時在這邊“戰斗”時的哥們之一。我們當時那批剛分過來的大學生一共6個。就數俞安話最少。他中等個子,皮膚由于經常打球而曬的黑黑的,他喜歡一個人默默的干活,跟誰也不是特別親近。我對他幾乎沒有什么印象,不是這次出事,我倒還想不起來有這么個人。

    “他出事那天和平時一樣啊,你知道的,我們俞經理話很少啊,心情好的時候偶爾會見他哼著歌,對了他喜歡打籃球,你看后面那個操場上有個球籃呢,那是他跟總部特別申請裝的。那天大概是下午吧,我們這邊小徐,就是司機了,看到他出去了,拎著他平時的包,出了大門,”她手往門口一指,“然后就再沒回來啊”,說道這里柯錦停了下來,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我。“他結婚了嗎,有孩子沒?”“沒有啊,他一直是一個人,住在宿舍里。”“好吧,謝謝你拉,你先回去吧”。打發走了柯錦,我整理了思路,決定暫時不想俞安,畢竟我不是警察沒有責任去尋找他。

    三奇怪的鑰匙

    轉眼間,我到樂至已經一個月了。工作上的事都不是事,我之前在北京的工作,比這復雜多了,還有很大的壓力,而這里,只要每天看檢測的報表,保證工人按時上工下工就基本上沒事了。環境我也很熟悉,辣椒我也吃的慣。除了沒有大海沙灘,還真像是忙里偷閑來度假的。

    我現在住的宿舍就是俞安住的那間。是個單間,也是唯一帶浴室的一間。房子不大,但家具布置的簡單且合理。一進門右手邊是個書柜,里面擺著俞安的各種書,有工作的書,有亂七八糟的閑書,滿滿擺了一柜子。左手邊靠窗是個書桌,本來有部筆記本電腦的,聽柯錦說被警察拿走檢查去了,也沒還回來。進門的左手邊就是張上下鋪的那種木板床,上鋪被他改造成了個儲物間,用幾塊木板打造的,一直連到天花板,里面還被小心的用隔斷隔開成上下兩個部分,上面放冬天用的厚被子,下面放他自己的衣服。當然現在他的東西都不在了。

    這是10月的第二個星期天,燥熱的天氣終于得到了緩解,淅淅瀝瀝的秋雨落了下來,公司宿舍現在一個人都沒,柯錦他們都趁周末的時候回縣城的家里去了。唉,我敲打著鍵盤,討厭,這里老是斷網,什么東西都看不了,最近上映的大片別說去影院看了,就是連從網上下一個電影版的都要個把星期。連黃鑫給我得留言,很多可能都是昨天的。我把下載軟件開著,在屋里走來走去。走到了這一柜子書的面前。我現在很少看書了,想看書從網上下個電子版的用手機看唄,俞安居然屯了這么多書!栋滓剐小?咦?他也喜歡看這種書嗎,還是精裝版,哈哈,不錯,我也超喜歡看東野奎吾的書,這本我雖然早已看過,但再看一遍也不多啊。

    我仿佛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,從頭開始看這本書,書的扉頁上,赫然寫著“----致喜歡推理的你,購于2005年北京日壇書店”。咦?柯錦不是說他沒有女朋友么,那這個“你”是誰?他還去過北京書店啊,05年,對哦,好像在總公司還呆了一段時間,是培訓還是別的啥事,F在回想起來,俞安的確這幾年來斷斷續續到總部開過會,參加過培訓。但他目前歸實業分部管,我在集團規劃部,沒打過幾次照面。見了面也就是淺淺的打個招呼,別的沒說過什么。書中情節引人入勝,不覺就看了將近一半,奇怪,在中間一頁,竟然夾著一把木質的小鑰匙,小小的但很精致,有點像小學生喜歡的那種音樂盒的鑰匙。扁扁的,平平的,夾在書頁中間,像是書簽一樣。但直覺告訴我,這肯定能打開什么東西。

    從來人都是看到后果之后才去追想為什么會是這樣,但我這次偏偏不是,從未發生結果的原因去查找原因,是不是女人的通病呢?反正無事可做。

    據我分析,木質的鑰匙應該開木質的鎖。從我住的這個單間開始找起,所有木質的家具,是第一排查范圍。說實話,沒費什么功夫,就讓我找到了,插這個鑰匙的地方------就是上鋪那個他打造的柜子上面一層的隔板,當我把所有冬天的被子挪開后,露出了一個窄小的夾層,一個細小的鑰匙孔露了出來。我把鑰匙插進去,不費勁的一轉,聽到咯噔一聲,隔板上面露出一道小縫,我把隔板往外一拉,開了……

    不就是開個小夾層么,怎么覺得頭暈眼花的,我剛才明明是跪在隔斷上的,怎么覺得自己現在是躺著的呢?怎么眼睛怎么都睜不開了,但頭腦中有一部分是清醒的,一部分卻是糊涂的。要不然我怎么睜不開眼,手也動不了了呢?都怪我,好好坐著看書多好啊,干嘛非要去找什么鎖,看看,中毒了吧,我分析,應該是開鎖的時候,隔板里的毒氣把我熏著了,所以我現在無法動彈,我得努力保持清醒,好讓別人來救我……可惜,沒等到人來,我暈過去了。

    第二章 民國1922年

    一官家二小姐

   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手機還在褲子口袋里,時間是2012年10月14日下午5點45分。我坐起來環顧周圍,完了,這不知道是哪?我試著坐起來,手腳都沒問題,怎么覺得這里我從來沒來過呢?這里一看就像是那種大家閨秀的屋子,床邊還被工匠精細的雕刻了一圈木質花紋。粉色絲綢做成的帷帳,被翠綠色的絲帶小心的扎起來,掛在兩邊。床旁邊是個梳妝臺,橢圓的鏡子旁放著一個三層首飾盒。在往外就是廳堂,中間擺著一個方方正正的八仙桌。桌子的對面是兩個紫檀木做成的書柜,一個裝滿了瓶瓶罐罐,看起來像是古董,另一個則裝滿了書。“嘖嘖,真是不錯呢!這是誰家的裝修風格啊,這么返古?”不過我想好了,我應該先謝謝這家主人,然后看看有啥車可以坐,要回公司去,明天還要上班呢。

    下了床,穿上鞋,出了屋子,暈,還真是按照民國那時設計的呢,四合庭院,全部是白色的墻壁,黑色的瓦片,中間還有用油漆漆成紅色的大柱子。庭院的中間是個小花園,種著葡萄,桃樹和月季花,這肯定是家大戶人家。好奇怪,之前在樂至呆了那么長時間,還不知道縣城里有這樣的屋子,可以作為文物保存了。手機咋沒信號呢,我把手機迎向空中晃了晃,還是沒有信號。gps和3g打開后,**地圖告訴我“您在北京市*路*號”。錯了吧,哪能啊,我決定重新定位下看看。這時有人喊了聲“小秋……”,這聲音好熟悉啊,我下意識的回頭,居然是---俞安。

    我一時愣住了,是俞安沒錯,他身材還如10年前一樣,不胖不瘦,但長時間的籃球運動,卻感覺比之前結實不少,皮膚還是黑黑的,雙眼不大卻炯炯有神,滑稽的是,他穿著一身中山裝,顯得不倫不類的。他直視我的眼睛,“小秋,你過來,我來跟你說“。他聲音不大,卻有一種難以抗拒的力量。我乖乖的走過去,他拉著我,回了屋。

    ”小秋,我知道你難以接受,但是我必須告訴你“,他故意停頓了一下,看著我的反應,”你現在不在樂至了,你不在2012年,這里是民國1922年的北京。“”什么!俞安,別開這種無聊的玩笑!“我嘴上這樣說,但從一股徹底的涼意從心底涌起,它慢慢的爬上來,布滿了全身。”小秋,你知道的,我一向不騙人,“說這話的時候,俞安嘴角微微上揚,不過僅僅是一瞬間變消失了。”這是北京鄭東城老爺的家,你是他家的二小姐,鄭素秋。”他雙眉突然緊鎖起來,“我是你的三弟鄭俞安。”“啥?俞安,你告訴我啊,這是怎么回事啊,我怎么會好好的從樂至來到這里,還穿越??”我有些激動,語無倫次,“我長得和這家的二小姐一樣嗎?難道別人看不出來我不是的么?我要回去,我要回去……”俞安慌忙捂住我的嘴,“小秋,冷靜下來,有些事我也不清楚,不過你既然來了,我們慢慢想辦法回去。”我的眼淚奪眶而出,什么女漢子,統統見鬼去吧,誰碰上這事誰能冷靜。!

    二迫在眉睫

    俞安坐在我對面,拿著一本從樂至帶來的書,在不停的翻。“穿越”已經兩天了,我漸漸的有些適應了,不過一回想現代生活,心底好想被猛的揪了一下那樣疼。我懷念wifi,網絡,qq隱身及游戲,但確實,我是回不去了。說起到這的經歷,俞安貌似和我差不多,他也是莫名其妙撿到把鑰匙,然后打開了一個小盒子,就來到這里的。“二姐”,俞安現在都這么叫我,“你看這書上說,樂至有座雷音山啊,山間有口泉水,喝了泉水的人啊,會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的。姐,你有喜歡的人嗎?如果是在2012年話,我們去試試看,說不定可以回去!”“開什么玩笑,俞安,這種編出來騙小孩的話,你也信?”我苦笑著說,“我倒是聽人說過這個,不過你知道的,從現代科學的角度看,可信度為0%。”“都到這一步了,試試也無妨,就是太遠了,怎么才能讓爹答應呢?……”我們的討論又一次陷入僵局。

    10月底的北京,好像已經進入了深秋,梧桐樹葉落了一地,我百無聊賴的看著園丁打掃飄進園子里的落葉。古時候的大小姐們好像生活還是挺不錯的,但是規矩也是一大堆----走路時應該怎么樣、吃飯時應該怎樣、外出用餐時應該怎么樣……這段時間幸虧有俞安,他陪我散步,陪我下棋,陪我學琴,陪我學交誼舞,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還可以聊一聊現代人的生活---有些東西在身邊的時候,并不覺得珍貴,當突然有一天它們消失了,我卻又茫然所失,找不到自己。

    我們的計劃還沒有來得及實施,卻得了一個更糟糕的消息------從小跟這家二小姐訂親的張稀南從英國留學回來啦,鄭老爺和他們家老爺談過了,準備下個月底就要結婚!怎么無論在哪里我都要結婚那,在現代至少老媽還給點自由空間,可以自己挑一挑,在民國算是一點自由都沒有。全家上下興高采烈,忙里忙外準備婚禮。我和俞安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。我對俞安說,大不了逃婚么,電視上不是經常演么,從現在開始我們多準備點銀子。俞安沒有回答,但臉色越來越陰暗。

    我趁這段時間攢了不少珠寶首飾,還有一些銀幣,偷偷的用一個包包好了,就放在床底下,隨時準備出發,只要俞安同意。

    那天清晨,俞安貌似抽了一晚上的煙,據我這段時間對他的了解和他一身的煙味告訴我。“姐,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,你對爹這樣說……”

    三雷音泉水

    我和俞安已經坐上了去重慶的大船。我看著他的側臉,跟印象中的那個剛從學校出來樂至打工的男孩無法對應,那目光沉著而堅定,好像還有些莫名的悲傷,一向以觀察人細致入微而自詡的我,竟然讀不出這悲傷是什么。嘉陵江和長江在不遠處匯合,明明緊緊貼合,卻又永遠無法相溶,顏色依然是涇渭分明。

    鄭老爺同意了我婚前去四川祈福,一來他比較寵這個女兒,二來他也信奉佛教,三呢希望女兒婚后生活幸福。所以我們就來了,當然直奔樂至雷音山。

    俞安對重慶很熟悉,他帶著我下船,租了輛馬車,走了大概一天的山路到了樂至縣城。我們在縣城里找了個小的客棧,在這里住一晚上,明天就去雷音山。晚飯后俞安提出來出去走走。我跟他一起走出了旅館。旅館旁就挨著大山,有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,通往山上。大山的東面挨著一條不知名的小湖。正是晚上七、八點時分,天色剛剛黑下來,月光明亮倒映水中,湖邊的蘆葦被風一吹搖搖晃晃的,一切都顯得是那么的不真實。紅樓夢里林黛玉不是有首詩么“寒塘渡鶴影,冷月葬花魂”,nono,只是景色,那個氛圍太悲哀了,我可不喜歡。

    我哪有心情欣賞美景?一路上我都在糾結,我到底喜歡黃鑫不?如果不喜歡,那就死定了,就要一輩子待在這民國啦!如果真是這樣,明天那個泉水絕對起不了任何作用,說不定俞安回去了,我一個人留在這里,這可咋辦?我還是干脆不要回北京了,隨便在哪租個小攤子賣點日用百貨之類的,我這次帶的錢應該能維持個1-2年不成問題。突然想問問俞安,他喜歡的人是不是在2012年的樂至呢?看到他,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。俞安,這兩天越靠近目的地,他越是顯得心神不寧。我們圍著湖水轉了一圈,到旅館門口的時候他居然一句話不說,看也不看我,徑直進屋去了。

   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趕著車上路了,越往深山里走,路越窄,最后馬車都不能走了,我們只好把馬車拴在路旁,步行上山。岔路口也越來越多,不過俞安像一部活地圖似的,他稍微在路口停頓一下,便可以指出路來。終于快到晌午的時候,俞安停下腳步,“你聽……”“啊,水聲!”我也聽到了,咕嚕咕嚕的,像家里水壺燒開水的聲音。他帶著我,從一個大概傾角為70%的斜坡往上爬。這將近100米的斜坡,基本上都是他把我拉上來的,我腳底不停的打滑,有幾次差點掉下去了。俞安握住我的手的時候,有那么一瞬間,我覺得好像其實不回去也挺好,沒有那么多電子產品的輻射,在民國會不會活的久一些呢?

    到了!這就是那口泉水嗎?坡的頂部是個10米見方的平臺,平臺靠山的地方,有個樹干那么粗的洞口,在呼呼的往外冒泉水。泉水雖然一直不停滾動,卻沒有向外溢出。“太好了,終于到了”我大叫著,拿出個杯子,正要舀水。“等一下,”俞安說“這個先給你。”他從背包里拿出一個信封,信封上啥字都沒有。“干嘛?”我一臉茫然。“等喝完水你再看哦,”他不自然的笑笑,他也拿出了杯子,做出干杯的動作,“我們一起喝吧!”

    第三章 回歸

    一不見

    又是相同的感覺,頭暈眼花,手腳無法動彈,眼睛也睜不開,這就對了,我上次來的時候就是這樣,這回準沒錯,我能回去了啊,我用大腦那僅存的一部分可以活動的細胞想,想著想著又睡著了。

    睜開眼的時候,發現是在樂至的單身宿舍,我好好的躺在宿舍的床上。“俞安!俞安!”我大叫“我們回來啦!”我坐起來,想在屋里看到他,卻沒有看到,難道他穿越回別的屋了?我打開門,找遍了每個宿舍還有廠房,都沒有看到他。難道他穿越回北京了?我想起還有他的qq,打開電腦,給他在qq上留言,讓他回來之后一定要與我聯系下,否則我難以放心。

    做完這一切,突然想到俞安給我的那封信,連忙找到,原來一直在我口袋里,奇怪,怎么有種不好的預感呢?

    二一封信

    秋(姐):

    想必此時你已經回到樂至了吧,不用找我,因為我沒有回來。很抱歉讓你來民國這一趟,其實,這都是我造成的。

    如果要說,還得從10年前說起。從我們一起在樂至分公司實習的時候,我就開始關注你,當然你是那么出眾,而我卻如此普通。你家是大城市的,父母是城里的老師。我父母則是樂至土生土長的農民。我在樂至公司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工人,而你剛剛畢業卻搭建了整個分公司的框架,說實在的,我真的很佩服你。轉眼之間,三個月的時光結束了,你走了,調到北京總部去了。你從我的世界消失了,當然我沒有放棄。這些年,一有機會我會就去北京培訓,實習,正好借機去看看你。不過你好像對我印象不深,我們每次總是打個招呼擦肩而過。我還幾乎去過北京所有的書店,買了不少書,因為我知道你喜歡讀書,特別是推理小說。

    總之,我想離你近一些。我一直利用公司的關系和一些和你好的同事打聽你的消息。消息一直都是正面的,你并沒有結婚。我知道我還有機會。而且半年之前,我參加了全集團公司的考試,順利考過了北京分公司的內部審核崗,在過三個月,等這邊找到合適的人,我就可以去北京工作啦。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,我真的很開心的,非常開心。但有個同事告訴我說,你最近有個合適的相親對象,是個名牌大學畢業的醫生,工作好,薪水高,人也帥,聽到這個消息,我真的挺頹廢的。我覺得自己比他差多了,我又能給你什么呢?

    不久前的一天,一個偶然的機會,我在樂至的舊貨市場淘到了一本書,就是你見過的《樂至傳說大揭秘》,當時也就是好玩買了回來看看,卻發現了好幾個秘密,可以說是邪惡的秘密?恐@本書,我想到了一個辦法得到你,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我很自私呢?

    我先利用書里方法來到民國,在民國的雷音山喝下泉水,這樣你就必須來民國了,對不對?如果一切按照我計劃的那樣,你來到民國,我也裝作一無所知,跟你一同找回現代的辦法。然后再想辦法讓你喜歡上我?上,老天爺跟我開了個玩笑,你是來了,身份卻是我的親姐姐。我們是可以一直在一起,但永遠也無法有社會認可的婚姻。

    幫你回去嗎?每次看到你的眼睛,我都在問自己。我不想讓你回去,還記得之前1個月的時光嗎,我們一起散步,下棋,跳舞這些在現代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,卻在民國發生了。那段時間是我在頭腦中多次想象過的啊,終于實現了;還是得讓你回去,因為在這里你也一樣要嫁人,依然是嫁給別人;蚴侨缤闼f,帶著你逃婚?我每天都在觀察你,希望能發現一點點細小的痕跡,哪怕只是證明你對我有好感。很可惜,沒有看到。在咱們上山的那個晚上,我猶豫了,干脆帶你走算了,但回頭又看到你如此心不在焉的樣子,最終想想還是放棄你把。如此謹慎的我當然會冷靜的分析,其實你并不喜歡那個黃鑫,要不然來雷音山的路上你就不會一直是提心吊膽的樣子。所以你不可能利用雷音泉水回去。你急切的想回去,是你的愿望,而我,可以幫你達成。

    我第二次喝下了泉水,會如書中所說的那樣,永遠忘記那個我喜歡的人嗎?如果你回來了,那就證明是的。從今天至永遠,我會忘了你,今生別過。

    祝一切順利

    俞安

    三后記

    我回來的那天仍然是2012年10月14日,這是一場夢嗎?可惜俞安的那封信好端端的在那里提醒著我。我后來在樂至的兩個月中,無數次爬到雷音山的山泉旁邊,幻想那已經枯竭的泉眼冒出水來。

    時間總是橫亙在那里,阻擋著一切,它嘲笑著我,我不得不臣服于它,所有過往依附在身體的軀殼中,緩慢的流淌出去。內容來源:美文亭(www.mwenting.com)原文網址:http://www.mwenting.com/a/201605/92143.html
    提示: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,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!謝謝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racowniafotografii.com/jingdianhuayu/23668.html
    上一篇:保護我們陰影的愛情 下一篇:五月天我便可以來看你

    相關閱讀

    文章列表

    最新消息

    歡迎收藏
    我們的努力,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,請認準我們的網址。
    友情提示: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,請收藏我們網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
    荡乱的孕妇
    <ruby id="fdjjj"><strike id="fdjjj"></strike></ruby>
    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fdjjj">
    <form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meter id="fdjjj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    <em id="fdjjj">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/em>

      <address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fdjjj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