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tpdbv"></form>
          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,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,經典短句,及各類搞笑、個性唯美短句.歡迎收藏本站!
            勵志 | 愛情
           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短文學 > 勵志人生 > 文章內容

            最是人間留不住,鐵馬辭鞍劍辭虹

            作者: admin62365 來源: 未知 時間: 2019-08-08 閱讀:
            夕陽的余暉灑在你滿是風塵的臉上,冷冷的風輕拂著你的白發斑斑的兩鬢。你的眼迸發著迷霧中光,說不清是霧里看花的朦朧和木人石心的堅定誰更使人著迷,但它都在你的眼中。而你的眼望著這漫漫煙塵的古道,你黯然,黃沙和石頭覆蓋住了這條路,它們就像歷史的煙云,散去又重來,重來又散去;也像這人間的過客,來了又走,走了又來。都是借宿在這世上,都將歸于塵,歸于土。只是今夜,你將借宿在哪里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窮游四方的人兒,天地便是家。你走出家門時,背著重重的包。你身上的包袱太重?你身上的包袱太輕!那是一個盛夏,心思無限大。一個人,一個包,天地這么大,你要灑脫地去蕩蕩,懷揣著滿身的希望,滿腦子的雄心壯志,一身都是虎膽。你要出去經歷故事,不是討飯碗,你要自由地游走在天地間,山川大河你要游遍,世態人情你要看透,財富名聲你要積攢。你想在不惑之年時,舉著杯對你推心置腹的朋友說,我們不要聊這個世道,來,喝完這杯酒,我們來談談春花秋月;你想在你古稀之年,在兒孫滿堂的大房子里,你坐在爐火盤,抱著你出生不久的子孫時,你可以對你還未長大的孫兒說,來,我給你們講個故事。你不想中年怨天尤人,更不愿老時孤獨寡言。你就是這樣開始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只是現在,你又身處何地呢?一張破帳篷,一副布滿傷痕的軀殼,一顆將老未老的心,慘白的手上握著一把鋒利的匕首!荒郊野外,寒風呼呼,嗷嗷狼叫,草木皆兵。你半睡半醒地躺在帳篷里,夜晚總叫你感到寒冷和孤獨,便是在悶熱的夏日也是如此。這是你這些年來唯一沒有習慣的。你不害怕哪些夜晚看上你一身骨架的畜生,倒不是因為你手上有匕首,即便沒有,你也還有比它們更兇險的獠牙,更甚于他們嘴里的尖牙或是腳上的利爪。你只是討厭夜的孤冷,你無法抵御吹向心中的涼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你曾經與這些東西搏斗過。那是你離家的第二年,那是一只老虎。你在山林里遇見她,那絕對是一只體型兇猛而優美的老虎,她看不上你的一身肉,卻被你那顆火一般的心給迷上。你知道躲不開她的追擊,又或許你根本就不想躲,所以你在看見她的第一眼,想的不是逃避。你毫無畏懼地和她對峙著。她的意圖很簡單,只是要留你一世鎖你在她身體的牢籠里,用她柔軟的內臟和體溫包裹住你,留你在她的心和肺里,留你在她的她的肚和腸里;她要一世囚禁你在她的心跳里,讓你跳動的的心也融入進她血液中和骨頭里,那里承載著她最強烈和最深沉的一切。她要你融在她的身體里,不再有孤獨的自己。你呢?想過在這山林過一輩子嗎?不管你怎么說,至少在她撲向你的那一刻,你沒有轉身離開。你張開懷抱微笑,也沒有取出匕首。你也愿意就這樣在她的身體里一生一世,甘愿做她的俘虜和奴隸?你也愿意跟隨她,在這山林里慢慢變老,慢慢死去,等骨頭變作沙子,你們還是交融在一起?是嗎?至少那一刻,你沒有逃避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可是,那時的你離家不久,心還系在未知的世界,探索這世界的熱情要你豪情萬丈。你不想在蜜一樣的甜中平凡變老,更不想壯志昂揚就此付諸東流。她撲倒在你身上,你感受到她的體溫,軟綿綿的毛覆蓋在你身上,你們纏綿在一起。那一刻的你,多希望那就是永恒,時間不再流動,夜幕永不開啟!偏偏它稍縱即逝!就在黎明的曙光劃破天際的那一瞬間,你感到身體和靈魂所有的一切都將歸于虛無的恐懼,你被驚醒了。你掏出匕首,刺破她的心。她臉上滿是疑惑和絕望,只在你的心口處留下一道恐怖的傷口,她泛著淚花,她那漸漸消去溫度的舌頭舔在你胸口留著熱血的傷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你醒來,這是夜里常有的事。你望著眼前的黑,手指觸摸著那張蓋在你身上溫暖的虎皮,那溫暖的記憶,你似乎記得,又似乎遺忘。你的心冷了嗎?被冰封許久。它卻真真切切地在跳動,哪里來的生命里呢?你摸著自己的胸口冷笑。外面的狼叫停了許久,微微的風吹草動使你瞬時提高警惕。你敏銳的發現,它們靠近你了,你終于發現它們之前的叫聲是因為你。你起身,外面立馬沒了那及其細微的動靜,你不由得握緊手上的匕首。突然,一只餓極了的野狼劃破你的破帳篷向你撲來,你看準它的心窩一刀刺下?赡闶д`了,刀刺得太深,陷進它的骨頭里。你費力地想拔出匕首,但它們不給你時間。十多只爪子撕開你的帳篷。二十多只發光的眼睛盯著你。又一只聞著血腥發狂的野狼向你撲來,它的獠牙看準你的脖子。你已經沒了手中的匕首,它毫無畏懼。只是它沒有想到你也會有獠牙和利爪。一群狼看著地上兩具同類的尸體退后,圍著你慢慢地轉起來。你們對峙著,嘴里野狼血腥的味道使你很難受。這種嘴里滿是血腥的令你厭惡的味道還是第二次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兩年前,你遇見了一只小狐貍,毛絨絨的,十分可愛。從他見你的那一刻起,便跟著你,怎么也甩不掉。跟著就跟著吧,多個畜生結伴上路也不是壞事。更何況,那還不是一只普通的狐貍,它總能幫你找到水源和食物。你覺得很有意思,便將自己脖子上帶的一塊玉佩套在它脖子上,那狐貍高興了好幾天,蹦蹦跳跳地。那玉佩是你家鄉一個好友送個你的,算是你們友誼的象征。開始是那小狐貍跟著你,后來就變成你跟著他。因為你在那片森林迷路了。那天,你們走了很遠,夜幕降臨時,你發現你又走到了前一天出發的原地。你疲勞極了,你很少有過這樣的疲勞,疲勞又喪氣,你靠著一棵樹就灘下去。你想歇息時,突然發現小狐貍也喪氣,他趴在你身邊閉上眼。這只狐貍畢竟還小,大概還沒離開家怎么遠的地方吧,估計也沒吃過這種苦頭。你用很少有過的溫柔和憐惜去撫摸他疲憊的身軀,溫暖而柔軟。這時,他突然睜開,仿佛疲勞一掃而光,蹦蹦跳跳起來,他咬著你的庫管,示意你跟他走。你跟著他,他帶你找到幾株奇異的野草。他先吃一口,表示這個可以吃。原來他發現了食物,你很高興地拔下那些野草,正要將它送到嘴里時,發現小狐貍瞇著眼看著你。你沒多想,以為他想要你先吃。你沖他笑,將一把野草往他嘴里送,他突然跳到你腰間,撒嬌似的用頭蹭你的小腹。你無奈笑笑,他的意思你自然知道,你比他餓,他能吃的你不能吃,例如老鼠。你一把一把地將野草放進嘴里,但吃飽之后,你卻沒有恢復精神,你只感到力氣一點一點從你身體里散去,就像再也不屬于你的了一樣。你終于發覺這野草有問題。但已經晚了,小狐貍一口朝你小腹咬下去。疼痛又使你恢復一點體力,你一把將他撩開,他的嘴里竟然叼著你的匕首!你終于發現一切都是這只小畜生在搞鬼。小狐貍將匕首一口吐出去,慢慢地向你走來。血腥味使他沒有耐心再等下去。他覺得,你沒有武器,沒有力氣,只能任由他的魚肉。他走到你身上,你沒有驅趕它的力氣,他看準你的脖子,想一口咬死你。那個瞬間你在想什么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我以為你會想自己站在最高處俯視你腳下的生靈時的澎湃,以及壯志未酬身先死時的不甘?赡銢]有。因為那時你已經覺得那太遙遠,太虛無縹緲了。曾經那一切就在你眼前,仿佛唾手可得,但當你伸出手時才發現,他又是那樣的遙不可及,一如那井中月鏡中花。這些年的漂泊,你的雄心壯志被磨滅,還剩多少?你雖然還是這樣走著,但已經有了行尸走肉的部分。曾經是激情占據你的全部啊!生死間,給你力量的已經不是你的抱負,壯志雖難酬,但死亡真正來臨的時候,你也沒有多少不甘,反倒釋然。竟然是你這些年不去想的東西給了你力量——家鄉的幾畝田,幾頭豬,幾條狗,還有幾個人。你感到一股力量涌上來,你搶先一口,朝他脖子上咬去。你虛弱的力量沒有咬死他。小狐貍受了重傷,或許這時小狐貍才明白要人命的武器你還有嘴里的獠牙。小狐貍疑惑又害怕,他兔子一樣跑了?粗x開,你也終于沒了力氣,嘴里的血腥味要你厭惡,你卻有沒有吐口唾沫的力氣。迷迷糊糊的,天亮了,昨晚,你感覺自己做了一晚的惡夢,但此刻又記不起來惡夢的可怕到底在那里。你的身邊,掉落了一塊玉佩,遠處,是你的匕首,而匕首卻剛好刺死了一條在草里隱藏極好的毒蛇。只是你已不在去關心這些。你開始矛盾,自己一開始追求的到底是什么?你是不是在最初就擁有所有?是不是其實你已經找到了一切?但懷疑和混亂稍縱即逝,你決定繼續走下去;仡^的懊悔,只會更令你斷腸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你身上的包袱太輕?你身上的包袱太重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今天,你還走得了嗎?你只有一嘴獠牙,面對十來只淌著哈喇子的餓狼。最可怕的是,同伴的死讓他們冷靜下來,血腥味都無法使他們失去冷靜。它們就這樣圍著你,慢悠悠的轉著。這些狼,像不像你家的土狗。你感到好笑,事實上,你真的笑了出來。生死關頭,家里那幾條難看又好吃的土狗居然會占據你腦海。你意識到,必須速戰速決,你突然假裝倒下來。狡猾的狼還是不敢靠近你。過了好一會兒,一只沒耐心的狼不聽狼王的呵斥,自作主張地朝你撲來,還有幾只狼見狀,也止不住向你撲來。你猛地起身,一口咬死帶頭的那只沒耐心的。其它幾只走在最前頭的狼也同樣慘死在你嘴上,只是一瞬間,四條狼的尸體便躺在地上。其他狼見狀,都立馬剎住腳,領頭的狼王嘴里呲呲地呼出幾口氣,憤怒到了極點,但還是保持著剛才的冷靜。你們又這樣對峙著,余下的幾只狼依然圍著你,你向前你前面的狼便后退,你后面的狼便靠前。它們比剛才更冷靜,永遠在你攻擊范圍之外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你的體力漸漸不支,東倒西歪地朝空氣揮舞著拳頭。你感到絕望,有生以來第一次。你沒了想法,腦海里一片空白。你和他們周旋,莫名其妙地又回到了你帳篷你,也是在這里,你撐不住了,倒在腳下的虎皮上;⑵み是那樣的溫暖和柔軟,你將他蓋在自己身上,終于失去意識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你醒來,驚訝地發現自己沒死。這也不出乎你意料,其實葬身狼腹,也不是壞事,對昨晚的你來說不是。你抽出狼身體里的匕首,還想繼續上路。卻發現匕首已經折斷在狼的骨頭里。你仰頭嘆氣,前行的勇氣第一次動搖。你活下來了?還是你已經死了!你凄涼地冷笑,突然感覺,你的一嘴獠牙在與狼群的搏斗中已經完全磨損了!你仰面狂笑,和著淚和血。生和死,那個更好,你自己完全沒有答案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你慢慢地冷靜下來,用慘白的手拿起折斷的匕首頂住自己的胸口。腦袋在用力往前頂,身體卻拼命往回縮。你也不知道自己這樣與自己對峙了多久,彈指一揮,或是春秋幾載。你無力的手,在握不住同樣無力的刀。你跪倒在昏沉沉的世界上,眼里失去了光!卻又感到前所未有的輕松!就像你卸下了,你從生命開始時便背負的,你無法承載的包袱。你深吸一口氣,第一次發現呼吸是這樣舒服;你望著走過的山頭,感到那樣親切;你望著自己的一雙手,你還是你自己嗎?死了還是活了?不管這個世界是什么樣的,真真切切地是,你還能看著她,看著她的美麗和丑陋,看著她的快樂哀傷,看著她的繁榮和衰敗,也看著她的抗爭和無奈;杌枰粔,一夢千年。你像是經歷了什么,又似乎什么都沒經歷。這種感覺妙不可言。那你還在追逐什么?不過是尋常一晚,不過是尋常一夢!你望向四周,眼前還是那黃塵古道,漫漫無邊的路啊!你嘆然,然后起身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你背上自己的行李,不再去看眼前無窮無盡的鏡花水月,回頭走去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你要去哪里?再去懷念那條老虎?再去逗逗那條小狐貍?再去和那群狼過過招?都會的,對嗎?它們只是情誼太濃,成了烈酒;你只是年少輕狂,不懂醉酒滋味。
            提示: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,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!謝謝
    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racowniafotografii.com/lizhirensheng/7886.html
            上一篇:未來路很長,我們尚年輕 下一篇:優秀為什么會平庸

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文章列表

            最新消息

            歡迎收藏
            我們的努力,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,請認準我們的網址。
            友情提示: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,請收藏我們網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
            人妻被迫肉体还债,双性np公用美人受调教,小雪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老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pdbv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