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fdjjj"><strike id="fdjjj"></strike></ruby>
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fdjjj">
<form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meter id="fdjjj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<em id="fdjjj">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/em>

    <address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fdjjj"></form>

  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,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,經典短句,及各類搞笑、個性唯美短句.歡迎收藏本站!
    勵志 | 愛情
   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短文學 > 人生哲理 > 文章內容

    有一份摯愛伴隨我的人生

    作者: xiaohonglei 來源: 未知 時間: 2022-08-12 閱讀:
    蔣登科

      我這個年齡的人,說起報紙、刊物,都有一種特殊的感情,尤其是那些影響過自己的報刊。

      我的家鄉在川東北的大山里,曾經貧窮、偏遠、閉塞,說得直白一點,在我小時候,那里就是被世界遺忘的角落。我們不知道山外究竟是什么,我的祖輩不知道,我的父輩也不知道。我對外在世界的了解,主要借助教材、報紙、刊物。對于喜歡閱讀的孩子來說,教材是遠遠不夠的,需要四處搜集閱讀材料。在當時,報紙是我最主要的課外閱讀材料。原因很簡單,一是比較容易找到,幾乎每個生產隊都訂有報紙;二是不用花錢,當時確實沒有錢購買其他書刊。但當時的《四川日報》好像沒有普及到生產隊,運氣好的時候,偶爾可以在公社、學校的辦公室讀到。不過《四川日報》是大開張報紙,容量大,作品多,每次遇到都可以翻閱好長的時間,對我來說就是一次精神大餐。

      進入高中以后,學習環境發生了變化。學校里有一個閱覽室,里面提供了很多報刊,其中包括《四川日報》。小時候的我有一個習慣,見到好的作品、段落,我就會把它們抄錄到本子上,一方面是拓展視野,另一方面是為寫作文儲備資料。寫作文的時候偶爾引用幾句,可以增色不少。我在《四川日報》副刊上抄錄的文字不少,原因很簡單,作品好,而且篇幅不長。記得高中即將畢業的時候,我在《四川日報》副刊讀到詩歌《鄉情(外一首)》,作者胡萬俊。作為一個農村學生,我對作品所書寫的鄉村風光深有感觸,而且作品講究節奏、韻律,讀起來既流暢自然,又有旋律感,深得我心,于是毫不猶豫地把它們抄錄下來,偶爾還會搖頭擺腦地讀一讀。幾個月后,我到當時的西南師范學院外語系讀書。偶然在校園的公告欄中見到一個消息,學校的五月詩社招收新會員,社長叫胡萬俊。我突然想起讀過他的詩,還抄錄過,于是回到宿舍翻出抄錄本,查實無誤。我后來在參加五月詩社活動的時候,帶著抄錄本,也帶著敬佩之心和胡萬俊進行了交流。這個我喜歡的詩人,居然是比我高兩個年級的中文系學長,不但詩寫得好,在很多報刊上都可以見到他的作品,是當時有名的大學生詩人,而且人也和善,沒有架子,我們從此成為好友。胡萬俊是我在現實中認識的第一個詩人,接近40年了,友誼的小船還是穩穩當當的。我經常說,胡萬俊是我年輕時候的偶像,這是真話!端拇ㄈ請蟆肥俏覀冇颜x的橋梁。

      在大學時代,接觸《四川日報》就更方便了,學校圖書館外面的閱報欄幾乎每天都要張貼包括《四川日報》在內的很多報紙,只要有空,我就會去瀏覽。參加工作之后,我在《四川日報》副刊發表過幾篇評論文章,比如1995年評論了徐建成的散文詩,1997年評論了萬龍生的散文。對我來說,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經歷和收獲,面對尊敬的《四川日報》,我不再只是一個讀者,而是榮幸地成了一個作者。我甚至想過,家鄉的老師、親人或許會無意中讀到這些文字,熟悉的人也可能還會念叨:這個作者是巴中出去的,這個學生是恩陽中學畢業的。心里還因此產生過一點小小的興奮。

      重慶直轄之后,我和《四川日報》的關系似乎有所疏離,只是偶爾能夠見到報紙,從中獲得一些關于家鄉的消息。但是,隨著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確立和建設,四川、重慶的文化、文學交流又密切起來,四川日報社組織的雙城文學活動也多了起來,而且每次總要邀請一些重慶的作家、詩人參加。在活動中,成渝兩地的作家、詩人一點都沒有陌生感,因為大家本身就是朋友,而《四川日報》提供的交流平臺,把平常的民間交流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。

      2020年8月,《四川日報》副刊組織了“成渝雙城詩歌大展”,第二輯刊發了成渝兩地各10位詩人的作品,我應邀撰寫了一篇短文《成渝詩人在文化根性上具有一體性》,談到了成渝文化、詩歌在歷史傳承、藝術取向、價值追求等方面所具有的共性。也是在那一個月,四川日報社主辦的成渝雙城詩酒論壇在古藺舉行,幾十位川渝詩人相聚郎酒莊園。我有幸主持了第一場論壇。四川詩人張新泉、尚仲敏、鄧翔和重慶詩人傅天琳、李鋼、邱正倫在論壇上發表了各自對詩歌的看法,觀點各有不同,但大家也有共識,就是這個年齡段的川渝詩人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難以區分,不能分開。2021年4月,我參加了四川省作協、四川日報社組織的紅色文化采風活動,阿來先生帶隊到我的家鄉巴中拜謁紅軍遺跡,感受時代變遷,收獲很大。我創作了一組散文詩《紅色浸染的巴中》,川觀新聞很快就發表了,《四川日報》副刊也在當年的7月初刊發。令我意外的是,這組作品還被四川省作協、四川日報社評選為“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”征文優秀作品。寫家鄉的習作在家鄉的報紙獲獎,而且是對我的人生之路產生了重要影響的報紙,對我來說,是莫大的榮幸。

      2020年11月初,第六屆中國詩歌節在成渝兩地舉行,在成都開幕,在重慶閉幕。這是很有創意的策劃。四川日報記者特別關注這個活動對于川渝詩歌發展的意義。我在接受采訪時認為,這個活動將川渝文化、詩歌聯系起來,將兩地的詩人、詩歌成果展現在全國詩人的面前,川渝一家親,既有競爭,更有合作,必將對推動新詩的發展產生不可忽視的重要影響。

      人相親,心相隨,情相通,因為《四川日報》這個紐帶,川渝兩地的作家、詩人時常會一起體驗相互交流、共同進步之“喜”,但如果遇到不幸之事,我們也會共同感受文學界之“悲”。2021年10月23日,著名詩人傅天琳去世。傅天琳是四川人,但長期在重慶生活、工作、創作,兩地詩歌界從來都沒有把她當成“外人”。在她去世之后,川觀新聞連續刊發了全國各地詩人悼念傅天琳的文章40多篇,表達了對這位優秀詩人的懷念。我拜讀了幾乎所有的文章,感受到詩人之間的深厚情誼。

      每年的9月1日一般是秋季開學的日子,今年的9月1日恰好也是《四川日報》的70歲生日。對于學生,開學意味著知識的不斷增長,而對于一份報紙,生日則意味著一系列的“新”:新的開端、新的征程、新的使命、新的奮斗、新的拓展、新的積淀。作為《四川日報》的老讀者,我相信,70歲的《四川日報》從來就沒有“暮氣”,必將迎來更加深厚、朝氣勃發的“青春”,因為她有底蘊,有底氣,有目標,有方向!

    提示: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,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!謝謝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racowniafotografii.com/renshengzheli/24785.html
    上一篇:你的心態,常常會決定人生的狀態 下一篇:伴讀 | 人生路上,鞋要合腳,人要合拍

    相關閱讀

    文章列表

    最新消息

    歡迎收藏
    我們的努力,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,請認準我們的網址。
    友情提示: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,請收藏我們網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
    荡乱的孕妇
    <ruby id="fdjjj"><strike id="fdjjj"></strike></ruby>
    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fdjjj">
    <form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meter id="fdjjj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    <em id="fdjjj">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/em>

      <address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fdjjj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