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tpdbv"></form>
          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,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,經典短句,及各類搞笑、個性唯美短句.歡迎收藏本站!
            勵志 | 愛情
           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短文學 > 散文隨筆 > 文章內容

            懷念我們三人在一片金黃色油菜花里飛舞的身影…….

            作者: admin610456 來源: 未知 時間: 2020-07-17 閱讀:
              他一定是我同學中最有天賦、最聰明和頑皮的那一個,我們相識在“五七干校”子弟中學。說那是中學,還不如說是一排蘆席棚中玩樂的“天堂”。我們這些需要和父母一起改造的子弟,被臨時找來的“老師”代管著自由讀書,其實這些老師都是有相當文化和背景的干部,就說我們英語老師,她是從美國回來的,曾給總理做過翻譯。記得開學的第一天,當我們的代管老師走進教室,還未自我介紹時,他便從座位上跳起來,向老師發問:“老師,騾子和馬有什么區別?騾子為什么不能結婚生子?”老師愣住了,我們一群學生也被他的問題惹得滿堂大笑。老師笑著回答他:“因為騾子是馬和驢的后代,它天生不能生育。”他顯然對這個回答不十分滿意,失望地坐下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為什么,當我第一眼看見他時,就知道自己注定了要跟著他混了。放學后,我終于找機會和他還有他的一個跟班愛流鼻涕的男生走在了一起,我發現他的腰間扎著一條很寬很厚的牛皮帶,一看就是軍用掛槍的那種。我羨慕又好奇地問他:“哪來的這皮帶?”他自豪地擼起衣服,讓我瞧個仔細。愛流鼻涕的男生說:“這是他爸的,他爸是什么司令的警衛排長。”我后來才知道,他姓伍,小名叫喬喬,他爸曾是四方面軍的老紅軍。愛流鼻涕男生叫三毛,老爸是組織部的。從此,我們三人成為“五七子中”最好的同學。

              那年夏天,蘆席棚里快熱得喘不上氣來了。老師無精打采地在講臺上念著“樣板戲”節選的課文,不少學生在竹筒搭成的桌上睡覺,我們三人坐在最后排,喬喬偷偷地把后面的蘆席棚挖了個洞,從洞中瞄到隔壁教室老師在上課。他興奮地對我說:“快看!女老師,好年輕漂亮!”我扒開喬喬,從洞中看到那位女老師,真的漂亮,那雙白皙、修長的腿太美了!就因為這次蘆席棚洞的“窺視”,我們三人約定,每當這位年輕的女老師上課走過學校前的七里湖的青磚拱橋時,我們便偷偷躲在橋邊一排灌木叢中,一直緊緊盯著老師看。喬喬說“輕輕的,輕輕的……太漂亮了,這就是康橋!”金色的朝陽襯著老師豐韻的身姿,灰白色的短袖上衣在微風中緊貼著她的身腰……我那時根本不懂什么是康橋,就是覺得七里湖小橋上的老師太美了!其實那位年輕的女老師,就是后來教我們英語的老師,她的美麗和氣質使“五七子中”充滿了無窮的活力!

              終于有一天,我們可以不上課了。全體老師被軍代表集中起來進行政治學習。喬喬指著七里湖那邊一片金黃的油菜花,對我們倆說:“走,到那邊去摘桑棗吃!”我不知道什么是桑棗,奇怪喬喬怎么知道的這么多。三毛說:“這是跟他爸學的,紅軍當年也吃過這。”我們三人一路飛跑,跳進油菜花地里,喬喬解下腰間的皮帶,瘋狂地在手中揮舞;我和三毛也撿起樹枝學著他。油菜花被我們打掉在空中飛舞,一片金黃的“雪花”。

              桑樹長不高,我們三人一下就各自攀上一棵樹,喬喬說:“撿大的紫色的吃!”我摘了一顆象紫葡萄似的桑棗放進嘴里,一口咬下,真甜!我們三人在樹上吃得滿嘴唇都是烏黑的,相互指著笑起來。突然,從不遠處油菜花地里跑出一個老鄉,大聲地嚷著:“是誰在樹上糟蹋?”我看見一個年紀大的老頭拿著棍子往這里趕來。“不好,快跑!”我大叫一聲,第一個從樹上跳下就跑。喬喬和三毛也跟著跳下樹,可是喬喬的腿被樹枝絆住落地,受傷很重,他一瘸一瘸地叫道:“哎喲——哎喲,你們快跑別管我!”我跑回來和三毛扶起喬喬,三人朝教室方向慢慢地跑動。我看見老鄉已經離我們很近了,我放下喬喬正好撿起地上一根竹棍,我迎著老鄉沖過去大叫:“你再敢追一步,老子就和你拼了!”我不知道哪來的狠勁,反正三毛是比我更弱的,喬喬又傷了,只有我能頂上了。老鄉一愣,也不想再追,一個勁地說“你們干校衛生好,吃了我們這要拉黑巴巴的!”他想嚇唬我們。喬喬笑了:“不理他!紅軍都能吃我們怎么不能吃?”我和三毛把喬喬扶回了干校醫務室。

              天有不測風云,喬喬是傷到嚴重骨折,當天就被他爸送到了沙洋鎮醫院。從此,我和三毛每天都像失去了主心骨似的,上學、回家都不知道要干什么,兩人經常坐在水渠邊默不出聲。我知道我們倆誰也不是那種能領導別人向前的人。我們曾想扒上拖拉機去沙洋鎮看喬喬,但還是因為膽小而放棄。

              終于有一天,我們等到喬喬來上學了,那天別提我和三毛有多高興,我們相約晚上在干校馬棚邊的草垛見面,慶祝喬喬的康復。三毛把他家奶糖拿來不少,我只拿來了三塊酥餅,我們家總不如三毛家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坐在草垛上,吃著零食望著滿天的星空,我才發現沙洋“五七干校”的夜晚是這么寧靜和美妙。喬喬說:“想去沙洋鎮不?”離開城市有一年多了,我和三毛當然想去熱鬧的地方玩,哪怕是一個小鎮。我和三毛不約而同地說:“想去,當然想去!”

              喬喬說:“好!過幾天我把我爸自行車搞出來,我們請假一起去沙洋玩。”我們三人就這樣約定去沙洋鎮了。

              我真沒見過有這么重的自行車,喬喬說這車是他爸當年從日本人手中繳獲的。我們只能用抽簽方式來決定,一人騎一人坐一人推,巧得很,喬喬運氣差,總是抽到推的角色,F在想來,他肯定是有意讓給了我和三毛。還未到沙洋鎮,喬喬已經累得滿頭大汗,我和三毛實在過意不去,只好都不騎車和坐車了,一起推車走到沙洋鎮。

              到了沙洋鎮我和三毛才知道,喬喬在住院時認識了縣宣傳隊一個漂亮的女孩,演“阿慶嫂”的,也是干校借到縣宣傳隊的。喬喬把我和三毛身上的錢全要去了,花了三塊八角錢,給那女孩買了一個小口琴。我想他真舍得,花那么多錢,憑什么給那個女孩買口琴?我和三毛有點不高興,餓著肚子跑到漢江邊,突然看見有架直升飛機在空中盤旋,我倆光顧著看飛機了,把和喬喬慪氣的事全拋在腦后了。不知過了多久,喬喬領著一個女孩跑過來,喊著:“跑哪去了?害得我到處找!蓉蓉給你們拿酥餅來了!”原來這女孩叫蓉蓉,白白凈凈的,眼睛特別好看,她大方地把報紙包著的酥餅給我和三毛,我倆接過來就狼吞虎咽地吃起來。后來,我們四人一直沿著漢江邊走著,聽蓉蓉唱“沙家浜”。

              沒想到,這次沙洋之旅成為我們三人的告別之旅。據說那天我和三毛在沙洋鎮看見的直升飛機,是上面來了一個“大人物”,帶來了最新指示,要調走一批“改造”好的人,繼續疏散一批“頑固”分子。三毛家調回了省城,我家疏散到更偏僻的農村,喬喬

              家還留在干校。

              許多年以后,我才從父親那得知,三毛爸因揭發喬喬爸有功,才換來回省城工作。也不知什么原因喬喬爸上吊自殺了。喬喬后來進了沙洋紅衛兵“戰校”,不到十八歲就去了一個縣化工廠當工人,在那里安家結婚。改革開放那年,我曾去那個化工廠,打聽過喬喬,老工人說對這人有印象,瘦瘦的得了肺病,病休后帶著老婆孩子去了廣州,從此再也沒有消息了。

              還是改革開放那年,我在北京白石橋碰到三毛,他已辦好出國手續,去法國留學,他爸也調到了國家氣象局,巧的是他愛人也叫蓉蓉,不知是不是沙洋那個蓉蓉,我沒見他愛人。

              “五七干校”這個漸漸被人們遺忘的事物,它的功過是非留給歷史學家去評說。其實幸福和苦難都屬于靈魂;只有靈魂的震撼才是人生真正的財富!普希金說:“假如生活欺騙了你,不要悲傷,不要心急!”我一直在思考,瘋狂、荒唐的年代里,并非全是無聊和罪惡,大部分人依然在黑夜里尋找亮的樂趣;黑夜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當你走出黑夜時,你的雙眼成為了色盲,美與丑,真與假,苦與樂…….你什么都分辨不清了。我真的不希望自己現在“成熟”得完美,沒有一點率真、任性和頑皮,我依舊懷念那時的喬喬和三毛,懷念我們三人在一片金黃色油菜花里飛舞的身影…….
            提示: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,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!謝謝
    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racowniafotografii.com/sanwensuibi/12202.html
            上一篇:我把美麗留給了誰?時間停住前行的腳步 下一篇:幾場春雨過后鄉下比城里要深刻得多

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文章列表

            最新消息

            歡迎收藏
            我們的努力,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,請認準我們的網址。
            友情提示: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,請收藏我們網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
            人妻被迫肉体还债,双性np公用美人受调教,小雪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老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pdbv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