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fdjjj"><strike id="fdjjj"></strike></ruby>
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fdjjj">
<form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meter id="fdjjj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<em id="fdjjj">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/em>

    <address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fdjjj"></form>

  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,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,經典短句,及各類搞笑、個性唯美短句.歡迎收藏本站!
    勵志 | 愛情
   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短文學 > 詩歌大全 > 文章內容

    桑德堡詩歌精選|有一種低聲道別的夕陽,往往是短促的黃昏

    作者: xiaohonglei 來源: 未知 時間: 2022-08-01 閱讀:

      桑德堡,c.(Carl Sandburg 1878-1967) 。詩人,傳記作家。出生于伊利諾伊州的格爾斯堡一個瑞典移民家庭。1914年桑德堡的《芝加哥》和其他8首詩在《詩刊》上發表,引起很大反響,毀譽參半。1916年出版的《芝加哥詩集》奠定了他在詩壇的地位。此后相繼出版詩集《剝玉米的人》(1918)、《煙與鋼》(1920)、《太陽燒灼的西方石板》(1922)、《早安,美國》(1928),長詩《人民,是的》(1936)和《詩集》(1951)。他與韋徹爾.林賽、埃德加.李.馬斯特斯等形成芝加哥詩派、成為美國詩歌民主傳統的繼承者。此外;桑德堡還撰寫過《林肯傳》(共6卷,1926-1942)。

      

    夕陽

     

      有一種低聲道別的夕陽。

      往往是短促的黃昏,替星星鋪路。

      它們均勻地踱過草原和海的邊緣,

      睡眠是安穩的。

      有一種舞著告別的夕陽。

      它們把圍巾一半投向圓穹,

      于是投上圓穹,投過圓穹。

      耳朵邊掛著絲絹,腰間飄著緞帶,

      舞著,舞著跟你道別。睡眠時

      微微轉側,因為做著夢。

      邢光祖 譯

      

    思緒之束

     

      我想起了海灘,田野,

      眼淚,笑聲。

      .

      我想起建造的家——

      又被風刮走。

      .

      我想起聚會,

      但每一次聚會都是告別。

      .

      我想起在孤單中運行著的星星,

      黃鸝成雙成對,落日慌亂地,

      在愁悶中消隱。

      .

      我想要越過茫茫宇宙,

      到下一個星球去,到最后一個星球去。

      .

      我要留下幾滴眼淚,

      和一些笑聲。

      申奧 譯

      

    也許

     

      也許他信任我,也許不,

      也許我會嫁給他,也許不,

      也許草原上的風,

      海洋上的風,也許。

      某個地方某個人,也許會說出。

      我會把頭擱在他肩上,

      當他問我,我會說:好的。

      也許。

      申奧 譯

      

    人會活下去

     

      人會活下去,

      一面學,一面錯,人會活下去,

      他們受了騙,給出賣了不算,又給出賣,

      回到豐富的大地里重新生起根來,

      人就是有這種卷土重來的本事,

      你就是笑也笑不掉他們這種能耐。

      一頭巨象正在驚天動地的戲劇中休息。

      .

      人看上去老是疲倦,不夠睡,象個謎,

      是很多單位組成的一大堆,都在說:

      我賺錢過日子,

      我賺得剛可以過活,

      卻占盡我的時間。

      要使我有更多的時間,

      我可以替自己多做些事,

      或者替別人多做些事,

      我可以讀書寫字,

      可以談談天,

      找出事情的道理來,

      這需要時間。

      但愿我有時間。

      .

      人有悲和喜的兩面:

      英雄和流氓,精靈和猩猩,扭

      著血盆似的大口在埋怨:"他們

      收買了我,又出賣了我……這是把戲……

      總有一天我會逃走……"

      .

      只要能大踏步,

      踏過生存需要的邊緣,

      跨過糊口的冷酷界限,

      人就會獲得,

      埋藏得同骨頭一樣深的儀式,

      比骨頭更輕的光明,

      把事情想一想的空閑,

      跳舞,唱歌,傳奇,

      或做夢的時光,

      只要能這樣大踏步跨過去。

      .

      一方面是五官所給予的限制,

      一方面是對無限的不停的追求,

      人遵從工作和肚子的絮絮的吩咐,

      可是如果有機會,同時還會渴求著

      那些五官的牢獄之外的光明,

      那些比饑餓和死亡更永久的紀念物。

      這種渴求才是真正的生活,

      雖然荒淫無恥之徒已把它破壞和玷污。

      可是這種對光明和紀念物的

      渴求才是真正的生活。

      .

      人知道海水的鹽

      和風的力量

      正在向地球四角沖擊。

      人把地球當做

      休息的墳墓和希望的搖籃。

      還有誰替人類說話?

      他們跟星座和宇宙法律

      音節和步伐完全合拍。

      .

      人是多姿多彩的,

      就像放在活動的草色襯景上的,

      一面分光鏡在不停的分析光,

      一架風琴在奏著不同的曲調,

      一些幻光燈照耀下的彩色詩篇

      在里面大海吐出霧來,

      而霧又從雨中消散。

      拉布多的黃昏落日縮短,

      成為亮星的夜景。

      在北極光所噴出的光明中,

      沉默不做一聲。

      鋼鐵廠的天空熊熊一片,

      襯托在暗灰色的朦朧中,

      火花迸裂出白色的閃電,

      人還要等很久,很久。

      .

      人終于會得到勝利。

      兄和弟終于會站在一起:

      這古老的鐵砧嘲笑那些敲斷了的鐵錘。

      有些人是收買不了的。

      出生在火里的安于火。

      星座們一點也不鬧。

      你不能叫風不吹。

      時間是偉大的導師。

      誰能活著沒有個希望?

      在黑暗中,背著一大堆悲傷

      人大踏步向前進。

      .

      在夜里,一抬頭就是滿天星,

      永遠的;人大踏步向前進:

      上哪去?底下是什么?

      邢光祖 譯

      

    芝加哥

     

      世界的豬屠夫,

      工具匠,小麥存儲者,

      鐵路運輸家,全國貨物轉運人

      暴躁、魁梧、喧鬧,

      寬肩膀的城市:

      .

      人家告訴我你太卑劣,我相信:我看到你的

      女人濃妝艷抹在煤氣燈下勾引鄉下小伙。

      人家告訴我你太邪惡,我回答:是的,的確

      我見到兇手殺了人逍遙法外又去行兇。

      人家告訴我你大殘酷,我的答復是:在婦女

      和孩子臉上我見到饑餓肆虐的烙印。

      我這樣回答后.轉過身,對那些嘲笑我的城

      市的人,我回敬以嘲笑,我說:

      來呀,給我看別的城市,也這樣昂起頭,驕

      傲地歌唱,也這樣活潑、粗獷、強壯、機靈。

      他把工作堆起來時,拋出帶磁性的咒罵,在

      那些矮小展弱的城市中,他是個高大拳擊手。

      兇狠如一只狗,舌頭伸出準備進攻,機械有

      如跟莽原搏斗的野蠻人;

      光著頭,

      揮著鍬,

      毀滅,

      計劃,

      建造,破壞,再建造,

      在濃煙下,滿嘴的灰,露出白牙齒大笑,

      在命運可怕的重負下,像個青年人一樣大笑,

      大笑,像個從未輸過一場的魯莽斗士,

      自夸,大笑,他腕下脈搏在跳,肋骨下人民

      的心在跳,大笑!

      笑出年青人的暴躁、魁偉、喧鬧的笑、赤著

      上身,汗流浹背,他驕傲,因為他是豬屠

      夫,工具匠,小麥存儲者,鐵路運輸家,

      全國貨物的轉運人。

      趙毅衡 譯

      

     

      霧來了,

      踮著貓的細步。

      .

      他弓起腰蹲著,

      靜靜地俯視

      海港和城市,

      又再往前走。

      趙毅衡 譯

      

     

      讓奧斯特里茨和滑鐵盧尸如山積,

      把他們鏟進坑,再讓我干活——

      我是草;我掩蓋一切。

      讓葛梯斯堡尸如山積,

      讓依普爾和凡爾登尸如山積,

      把他們鏟進坑,再讓我干活。

      兩年,十年,于是旅客們問乘務員:

      這是什么地方?

      我們到了何處?

      .

      我是草。

      讓我干活。

      飛白 譯

      

    鋼的祈禱

     

      請把我放上鐵砧,哦上帝,

      捶我,揍我,打成一根橇棍

      讓我橇動古老的墻,

      讓我拆松古老的地基。

      .

      請把我放上鐵砧,我上帝,

      捶我,揍我,打成一根鋼釘,

      把我釘進拽緊摩天樓的大梁,

      用燒紅的鉚釘安我在主梁上,

      讓我做個大釘拽緊摩天棱,使它穿過深

      藍的夜空,

      刺進銀白的星群。

      趙毅衡 譯

      

    大草原(節選)

     

      霜打松了玉米殼,

      太陽、雨、風

      都打松了玉米殼,

      男工女工都只是幫一把,

      大家都是剝玉米的人,

      我看到他們.在西部的夜晚,

      在煙熏紅的塵土中。

      .

      哦大草原母親,我是你的一個孩子。

      我熱愛大草原,心中充滿痛苦的愛。

      我在這里不追求任何東西.只盼望再一個日出,—

      個燃燒在天空的月亮,一輪明月倒映在河水之中。

      .

      我談論新的城市,新的人民,

      我告訴你過去是一桶灰,

      我告訴你昨天是己停息的風,

      是落下西天的夕陽。

      我告訴你世上沒有別的東西

      只有一個充滿明天的海洋,

      一個充滿明天的天空,

      我是剝玉米人的兄弟.他們在日落時說

      明天還是工作日。

      趙毅衡 譯

      關注讀睡,詩意棲居

      

      面朝大海,用黑色的眼睛尋找光明。讀睡詩社創辦于2015年11月16日,詩社以“為草根詩人發聲”為使命,以弘揚“詩歌精神”為宗旨,即詩的真善美追求、詩的藝術創新、詩的精神愉悅,F已出版詩友合著詩集《讀睡詩選之春暖花開》《讀睡詩選之草長鶯飛》。

    提示: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,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!謝謝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racowniafotografii.com/shigedaquan/24626.html
    上一篇:有你,就好(悠然) 下一篇:淮上女《減字木蘭花》

    相關閱讀

    文章列表

    最新消息

    歡迎收藏
    我們的努力,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,請認準我們的網址。
    友情提示: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,請收藏我們網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
    荡乱的孕妇
    <ruby id="fdjjj"><strike id="fdjjj"></strike></ruby>
    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fdjjj">
    <form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meter id="fdjjj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    <em id="fdjjj"><address id="fdjjj"></address></em>

      <address id="fdjjj"><listing id="fdjjj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fdjjj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