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tpdbv"></form>
          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,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,經典短句,及各類搞笑、個性唯美短句.歡迎收藏本站!
            勵志 | 愛情
           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短文學 > 抒情散文 > 文章內容

            遠方的 “空氣”

            作者: xiaohonglei 來源: 未知 時間: 2021-11-06 閱讀: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曾經有過一段不尋常的日子,江南農村的莊前村后突然間冒出了許多來歷不明的外鄉人。這些外鄉人都有一個共同特征——衣衫襤褸,蓬頭垢面,目光呆滯,骨瘦如柴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 據說,這些外鄉人大都來自北方的受災地區。災荒導致地里的糧食顆粒無收,家里無米下鍋,無奈只得攜家帶口、背井離鄉外出討生活。也就是說,他們不是職業乞丐,是災區的難民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背井離鄉的難民們,一撥又一撥地涌進了還掙扎在溫飽線上的江南農村。村民們悲憫這些遠道而來、饑腸轆轆的外鄉人,招呼他們一起分享家里為數不多的食物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即便常常有揭不開鍋的尷尬,但在困境面前,村民們還是竭盡所有去矜貧救厄,共渡難關。有的甚至騰出自住的空屋,或者整理出蘑菇房,抑或曾經的牛棚、豬舍,只要能住人的地方,通通清理出來,讓那些流離失所、無家可歸的外鄉人,暫且有個落腳之地。善良的村民們懂得流浪他鄉的心酸與無奈!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在這些流浪的外鄉人中,有一對老年夫婦很是與眾不同,村民們稱那老年男子為“空氣”。小小的我,不懂得“空氣”的含義,就糾纏著村里的老爺爺刨根問底。老爺爺告訴我,“空氣”就是乞丐的意思。那為什么不直接喊乞丐呢?我還是很納悶。后來,從大人的只言片語中隱約了解了“空氣”的大概意思,即閩南話中的乞丐,然而又有別于單純行乞的乞丐,應該算是有藝術才能的流浪漢吧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 流浪到村里的“空氣”,外形很獨特:大約有五十多歲的樣子,瘦瘦高高的,禿著頭,卻蓄著一把圣誕老人似的大胡子,連鬢帶腮,蓬蓬松松地飄在胸前,頗有藝術家的氣質,不同凡俗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 “空氣”的鼻梁上架著一對黑眼鏡,遮住了半邊臉,也順便遮住那雙神秘莫測的眼睛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 身上的衣服襤褸不堪,補丁一片摞著一片,密密麻麻,顏色繁多,赤橙黃綠青藍紫……像披著一件彩色的破被單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 腳上的黑布鞋洗得發白褪色,還破開好幾個大大小小的洞,五根腳趾頭爭著從破洞里探出頭來東張西望。即便穿成這樣,依然讓人感覺到他的氣質不凡!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 “空氣”的肩上交叉地斜背著兩個包:一個是縫縫補補過的藍色布包,類似于我們以前讀小學時背的書包(也是粗布縫的,很結實耐用,一個可以用許多年,但是很粗糙,用到后面都褪色了,很難看),那個布包癟癟的,里面顯然是空空如也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另一個背包有點神秘莫測,背包的下端微微鼓起,不知啥東西,惹得我們競相猜測(一群無所事事又喜歡追根究底的小屁孩);他的右手拄著一根拐杖,邁步之前,拐杖先在前面“咚、咚、咚”地敲擊地面,落到實地了,才走下一步,每一步都小心謹慎。據此,我們這便推測出,“空氣”必定是個瞎子,啥也看不見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他的左手緊緊地拉著他的老婆。他老婆瘦瘦小小的,腿腳不太利索,走路一瘸一拐的,好像踩在棉花上,深一腳淺一腳,感覺隨時都會摔倒的樣子。幸好有“空氣”的大手一直拉著她,終究還是沒有摔倒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倆人相互攙扶著,搖搖擺擺地出現在村子里的一棵榕樹下。這棵榕樹據說有三百多年的樹齡,樹干粗壯,樹冠龐大,濃蔭蔽日。繁茂的枝葉間筑滿了大大小小的鳥巢,鳥兒們嘰嘰喳喳,忙忙碌碌,進進出出,上下飛舞,儼然成了這兒的主人。
            提示: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,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!謝謝
    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racowniafotografii.com/shuqingsanwen/18982.html
            上一篇:小黃灣看梨花 下一篇:怒發沖冠一巴掌

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文章列表

            最新消息

            歡迎收藏
            我們的努力,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,請認準我們的網址。
            友情提示: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,請收藏我們網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
            人妻被迫肉体还债,双性np公用美人受调教,小雪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老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pdbv"></form>